imgboxbg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0371-69876566

这是描述信息
资讯分类
关于我们
关于我们
搜索
/
/
/
各地“绷带楼”频现 牵出保温系统化供应困境

各地“绷带楼”频现 牵出保温系统化供应困境

2014-10-23

绷带楼频现 岩棉成众矢之的

  自7月初江苏常州爆出某小区内的多幢住宅楼的外墙突然被“纹”上众多不规则的白色条纹后,在网友的助力下,陕西西安、河南郑州、浙江镇江陆续“报告”当地缠绕了那些有碍观瞻的条纹建筑。这些楼看上去像被打上了绷带,被戏称为“绷带楼”。

  这些高层住宅被补上白色、黑色、深灰色的防水材料或防水胶,是为了修补建筑保温墙体裂缝,以防止出现渗漏。

  常州、郑州、镇江当地人士认为,这是粉刷层与保温层的软硬度不一致导致了粉刷层表面的微小裂缝。从已有的报道看,常州、郑州的“绷带楼”采用的是岩棉板保温材料。

  裂缝与保温材料没有绝对的关系 

  但关于保温层与粉刷层软硬度不一致的解释,并未得到记者所采访专家的认同。与其说是原因,软硬度不一样更像是一个事实,它在施工是可以得到解决的。

  北京住总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技术开发中心常务副主任鲍宇清告诉记者,出现渗水裂缝,更多与整个保温系统有关。鲍宇清屡次向记者强调,应系统看待建筑保温。

   理论上,建筑外墙保温层不允许有裂缝,但作为固体材料,裂缝是难以避免的。业界将肉眼不可见、小于0.05mm的裂缝称为微观裂缝,裂缝范围大于0.05mm的宏观裂缝是国家规范要求避免的有害裂缝。因为水分子能穿透任何肉眼可见的裂缝。

  常州的“绷带楼”位于武进区遥观镇的一个安置小区。当地建设管理机构人士解释,岩棉板是软的,粉刷层是硬的,由于热胀冷缩出现了裂缝。2011年前后,因上海“11·15”大火、沈阳“2·3”大火,国家有关部门出台政策,要求工程选用A级防火材料。当时可供选择的防火材料不多,该安置小区选用了岩棉板。

  但是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冯金秋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并不认可这一解释。“如果一栋楼保温层用的是聚苯板,防火隔离带贴的是岩棉板,两种材料一个是有机的,一个是无机的,它们之间产生裂缝那是可能的。而岩棉板和粉刷层都是无机材料,按说不应该出现如此多的裂缝。”冯金秋说。

  冯金秋说,2011年3月公安部发布65号文,禁止使用B1、B2级保温材料,岩棉供应出现了紧缺,“各类厂家的岩棉产品不管有没有研究好,配套的抹面材料是否匹配,也没有经过长期的研究、实践,就往墙上用,这与问题的出现有很大关系”。

  各类保温系统在上墙前,须在模拟条件下进行耐候性能(耐受能力)试验。国家标准、地方标准均要求外墙外保温工程应能适应基层的正常变形而不产生裂缝或空鼓。在正常使用和维护条件下,通过外墙外保温系统耐候性检测,其使用年限应不小于25年。

  “如果出现了渗水裂缝,整个外保温作为系统来说是存在问题的。”鲍宇清告诉中国记者,“就我们调研的情况来说,保温墙体裂缝与某类保温材料没有绝对的关系”。

  鲍宇清解释:“建筑外保温是一个体系,它不仅仅是保温材料,还包括配套的网布、网面胶浆、饰面,材料之间需要互相的搭配、协调,网布应具有分散应力、网面胶浆应具有一定柔性抵抗应力集中的作用。”

  “开裂是表面现象,产生的原因由多种因素综合导致,外保温是一个综合体系。”销售总监张辉告诉记者,开裂的确有因强度不同而引发的,但合理的施工是可以避免的。

  保温材料低价中标让企业难以生存

  外保温系统涉及聚合物、砂浆、保温材料、增强材料、装饰材料、细节配套技术等。鲍宇清认为,应将注意力从材料本身转移到整个保温体系,关注系统的安全性、防火性、保温性。“我说的系统是指外保温系统(体系)配套供应商,它需对材料、材料的搭配、施工工艺等系统供应负责,而不是指目前总包单位这买点网布、那买点保温材料,之后简单组合施工的模式。”

  但现在有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就是建筑工程保温材料低价中标的问题。2013年北京市住建委抽检老旧小区保温材料,在此次的抽检中,最引人关注的是有16年历史、聚氨酯国标主编单位之一的烟台同化居然也上了“黑榜”,被踢出北京市既有建筑节能改造市场。

  对于烟台同化不合格事件,参与此次老旧小区综合整治节能改造工程外保温材料专项检查的北京市建筑节能与建筑材料管理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这是压价竞争所致。”

  一位不愿具名的浸淫外墙保温材料行业20多年的资深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压价竞争已经让聚氨酯企业无法正常生存。

  他举例说,去年北京市海淀区既有建筑节能改造外墙保温材料中聚氨酯中标价是每立方米2100元。从聚氨酯保温材料市场行业来看,为达到复合A级的要求,聚氨酯必须做到B1级,而每立方米B1级材料保本报价在1800元左右。

  但是,具体改造项目的材料采购往往由施工单位来完成,而施工方为谋取材料差价常采用压价手段,一般实际采购价降至每立方米1600元~1800元。在此环节中,施工方强势地位明显,一副“爱做不做,有的是人做”的态度。因为,现实中一个项目,十几二十家企业争夺的现象实属常见。

  与材料商敲定合作后,相对谨慎的施工方为避免相关部门审查会签订“阴阳合同”,明价每立方米2100元,暗地返回扣每立方米300元~500元。但明目张胆以压价后价格签订合的也大有人在。如此,一单工程下来材料企业顶多保本,何来利润之说。

  该人士指出,招投标是建筑市场最常见的方式,而低价中标则是投标企业的“制胜法宝”。究其原因是唯低价是图,翻越成本底线,难保中标价的合理性。

  低价格背后的高产能

  在投标中,企业的中标价也并非最终的供货价,而是允许的最高价格。“入围后的企业在每个项目上,供货企业还有一轮竞争。”据王贺透露,以1600元中标后的某企业最终的供货价甚至低到了1380元,这个价格连B2等级的材料成本都无法维持。”

  据记者了解,今年原材料的价格与去年价格基本持平,而企业人力成本会略有上升。在成本基本不变的情况下,企业的报价为何会如此之低?

  面对疑问,王贺告诉记者,2011年3月4日时,面对2010年上海静安区大火之后,公安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明确民用建筑外保温材料消防监督管理有关要求的通知》(公消[2011]65 号,俗称“65号文”),这个号称史上最严厉消防禁令规定,民用建筑外保温材料应采用燃烧性能为A级的材料,否则不予验收通过。

  “同情通报企业也罢,惋惜行业悲剧也好,最终还要反思,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不合格产品的厂家就应该出局,不能留任何情面,正本溯源是关键。”业内专家提醒企业要理性对待专项检查事件。

  保温系统化服务未得到工程市场重视

  鲍宇清等人2013年对北京市建筑外保温工程做了抽样调查,结果发现,工程选择系统供应的比例不到一半,因为成本问题或技术问题,有些开发单位、施工总包仍然是各种材料自己买来做。

  “住建部和地方政府部门一直在呼吁保温体系的系统供应、系统施工,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有些工程并没有重视。”鲍宇清说,有的工程没有把保温视为一个系统来考虑,单独采购的材料之间若出现不匹配,几年后容易出现墙体开裂。

  开裂对主体结构影响不大 建筑类型无法鉴定

  建筑外墙保温层出现开裂现象不仅只有上述四个地方。在业界看来,住宅和公共建筑的外墙保温层开裂已是近几年来全国比较常见的问题,只不过各个项目的开裂程度不同,也不限于高层住宅或低层住宅。

  上述四个地方的“绷带楼”均是10层或10层以上的高层住宅。从涂上的防水材料分布来看,裂缝的“繁殖”能力不容小觑,或因渗水后出现了进一步的裂化。一些家庭出现墙体渗水、潮湿的情况。建筑外墙保温层是非承重墙体,对主体结构的影响不大,但对外保温系统的寿命有影响。

  多方配合 系统化解决问题是根本

  建筑外墙保温层出现开裂现象不仅只有上述四个地方。在业界看来,住宅和公共建筑的外墙保温层开裂已是近几年来全国比较常见的问题,只不过各个项目的开裂程度不同,也不限于高层住宅或低层住宅。如果改变这种状况,系统材料供应厂家需要提供优质的外墙外保温系统产品,工程承包商需要精心施工,对于整个行业,需要有合理、可执行的规范出台。